本月12日,英國倫敦市長鮑裡斯·約翰遜帶著他的“精英商貿團”抵達北京,正式開啟了被視為“中英關係融冰之旅”的訪華行程。有趣的是,幾乎同一時間,英國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也來到中國,二人分赴地方和中央,從國家和城市方面提出了兩個更細化的合作方案。
  鮑裡斯在華期間,先後赴京、滬、港三地,與中國數家名企的高層進行會談,拉攏投資。當下,一方面倫敦和英國政府希望與經濟實力日漸雄厚的中國做生意,另一方面,還未完全擺脫經濟危機陰影的他們也會和中國酒店“砍價”。
  鮑裡斯的招商之旅如何開展?倫敦此行向哪些中國企業拋出了橄欖枝?他們的選擇標準是什麼?他們的招商資金由誰保障?此前中英關係經過了長達18個月的冰凍期,為何選在此時來華?
  鮑裡斯向誰拋出了橄欖枝?
  對於此次鮑裡斯訪華,倫敦市政府號稱是率領了一支“精英商貿團”,“他們充分展現了倫敦的活力、創意以及它處於世界領先地位的商業社團的風采。”
  市長此行帶了三個副市長,分別負責科技、教育等不同領域的項目,除了鮑裡斯訪問的3個主要城市和地區,幾名副市長也會訪問中國的其他地方,和各地商界領域人士會談。“精英貿易團”也帶來了不少倫敦商界代表,涵蓋設計、零售、基礎設施建設等諸多領域。
  根據南都記者獲得的一份行程表,鮑裡斯的行程緊密、馬不停蹄,他利用私人午餐甚至是早餐時間與“重要人士”進行會談,這些會談行程多數標紅,且不對外開放,對象則十之八九是中國知名企業的高層。
  在北京,鮑裡斯會見了涉足海外酒店、倫敦地產項目的萬達集團,以及安邦保險、中投公司、中國銀行;在上海,對象則包括想要重建英國水晶宮的中融控股集團和中國地產龍頭企業之一的綠地集團;在香港,還有通訊與地產巨頭和記黃埔與長江基建集團等企業。
  倫敦發展促進署C E O尹高德對南都記者介紹說,此行倫敦的責任是為建立雙方信任、促進長期關係的建立。“我們讓中國商人更瞭解倫敦,告訴他們倫敦有什麼機會,如果他們來倫敦投資,我們會給他們介紹重要的官員、企業領袖、商業伙伴。”
  除了來中國尋求國際化的開發商,收到鮑裡斯拋出的橄欖枝的,當然還有旅游業運營商,以及中國頂尖高等學府的學生等。
  北京大學的演講定在市長到達次日的清早,鮑裡斯與奧斯本一道,推介稱“英國倫敦擁有世界最頂尖的教育資源”———全球最新排名前40的世界一流大學,在倫敦的數量超出了任何其他城市。
  尹高德對南都分析說,倫敦的留學生占學生總數的1/4,留學教育每年為英國經濟貢獻了超過25億英鎊,是至關重要的產業。而中國則是倫敦最大的留學生來源國,12000名中國學生在倫敦學習,且這一數字以每年12%的速度增長。
  旅游方面,去年倫敦舉辦奧運會,中國游客的數量增長近40%。在市長和財長的公開發言中,二人都多次強調“中國是經濟總量約達82000億美金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倫敦在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看到了機會———過去5年中,中英貿易額翻倍,預計2015年會突破千億美元。
  倫敦如何選擇招商對象?
  事實上,尹高德所在的倫敦發展促進署不僅是倫敦官方的推介組織,它還有另外一項重要任務,就是通過在北京和上海設立的工作組,與中國國有企業以及私營企業交流,瞭解他們的全球化戰略,中國品牌在哪些地區尋求全球化,爭取更多市場份額。
  在鮑裡斯訪華之前,工作組要與這些企業展開12到18個月的長期會談,中國企業會在哪些方面有機遇,在哪方面市長可能支持展開項目或鼓勵他們投資,這些都是倫敦選擇招商對象的依據。
  工作組在選擇城市方面又有什麼講究呢?此次鮑裡斯訪華的6日行程依次安排在北京、上海、香港,在倫敦方面看來,這是投資領域最重要的三地。北京作為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首都,對於倫敦吸引投資的重要性自然不必說;上海與倫敦同為世界金融中心,自貿區建立之後,倫敦迫切需要知道自貿區會給他們帶來怎樣的機遇;香港則與倫敦的歷史聯繫頗深,英企數量龐大,也是對倫敦投資貢獻最大的重要貿易中心。
  如前所說,與鮑裡斯同行的三位副市長也訪問了中國其他一些重要城市,如深圳、南京、杭州等。“其中最重要的非深圳莫屬”,尹高德對南都透露,未來倫敦將把第四站設在深圳,“深圳有第二個證券交易所,我們也看到很多科技、數碼方面的投資來自深圳,這很重要。”
  倫敦市長為何選擇此時訪華?
  倫敦市長一向以幽默、熱情,甚至是動作誇張搞笑聞名。在北京的奢侈倫敦推介會中,鮑裡斯特意穿上了一身中式西服,同時抬起右臂和右腿,用誇張的肢体動作和語調說出了“M adeinC hina”,引來全場捧腹大笑;鮑裡斯興緻勃勃地體驗擁擠的北京地鐵1號線,為其乾凈整潔“點贊”,親民之舉亦獲得坊間好評。與鮑裡斯的熱情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過去一段時期的中英關係,在長達18個月的時間里,中英兩國因為卡梅倫會見達賴而關係緊張,此次鮑裡斯和奧斯本之旅被視為“融冰之行”。
  鮑裡斯於2012年再次當選,從那時起,他開始了訪問計劃。倫敦奧運會後,鮑裡斯先後訪問了印度、中東、海灣地區,明年還將再訪問兩個國家。事實上,選擇這個時機訪華,並非偶然成行,過去的幾年中,倫敦一直密切關註中國的經濟發展,保持著與華商的合作。
  “對中國的關註始於奧運會後,選擇這個時候來華是因為看到了中國投資的大幅增長。”尹高德說,“我們從北京奧運會的優秀表現中汲取經驗,奧運會後,我們決定把中國作為焦點,要出訪中國。”尹高德說,事實上,過去一年多,鮑裡斯很想訪華,但是他的日程一直沒有空當。而今年,倫敦把重心會放在了中國。
  “好的經貿合作關係會增強兩地間的政治關係”,倫敦的市長首席經濟顧問、李籟思博士在對南都介紹英國的經濟形勢時如是說,“目前英國的經濟仍處在恢復中,已經接近尾聲,與中國合作也是其中重要的途徑之一。”
  鮑裡斯對經貿合作與政治問題的看法則更顯直率,“我的任務不是制定外交政策,而是將倫敦市的利益最大化。”
  訪華團的花費來自哪裡?
  鮑裡斯此行的資金來源於市長辦公室以及倫敦商界,據尹高德介紹,“倫敦商界作為我們的合作伙伴給我們投資,部分投資被用於這次訪華。市長辦公室提供2/3,企業提供1/3.”尹高德說,他們的預期是,到2050年,招商出訪經費一半來源於政府,一半來源於企業。
  此行中,倫敦政府組織了一系列的午餐討論會。對於當下的倫敦政府而言,花費也是要絕對控制的。尹高德說,“我作為CEO對整個委員會負責,包括我們能花多少錢,保證我們花的錢值得,對得起納稅人,我們向倫敦市長彙報財務,倫敦市長向倫敦議會彙報,花了哪些錢,倫敦得到了哪些回報。”
  像很多企業一樣,訪華代表團有嚴格的規定,比如不能乘坐商務艙,在午餐花費上也有限制。鮑裡斯一行人的預算被限定在59000英鎊以內,如果預算超支,將由倫敦政府支付。
  為了能夠節省開銷,他們甚至與酒店“砍價”,最終得到了不錯的價格。“這比前任市長訪問北京時花費的1/3還要少,我認為相比將會創造的工作和投資,這些錢花得很值。”
  不過,東道主也為倫敦訪華團解決了不少燃眉之急。“我們發現中國的東道主非常慷慨”,尹高德說,“他們通常會為我們提供午餐,我們非常感激。”
  南都記者 劉佳 娜迪婭 實習生劉靜 裴心雅 發自北京
  我的任務不是制定外交政策,而是將倫敦市的利益最大化。
  ———倫敦市長鮑裡斯·約翰遜
  目前英國的經濟仍處在恢復中,已經接近尾聲,與中國合作也是其中重要的途徑之一。
  ———倫敦市長首席經濟顧問李籟思
  我作為CEO對整個委員會負責,包括我們能花多少錢,保證我們花的錢值得,對得起納稅人,我們向倫敦市長彙報財務,倫敦市長向倫敦議會彙報,花了哪些錢,倫敦得到了哪些回報。
  我們發現中國的東道主非常慷慨,他們通常會為我們提供午餐,我們非常感激。
  ———倫敦發展促進署C E O尹高德
(原標題:和酒店“砍價”訪華開支不到前任1/3)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波波

nxhdqmtexjv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